2013年12月31日

讓心緒輕輕地沉澱吧!

冬冷了,小雪也不知不覺來臨了,寒冷的冬季就這樣又一次陪在我們身旁。也許是對這裡太熟悉的緣故吧,平常時候總不留意身邊環境的變化。但不知為什麼,今天卻突發奇想:何不在這小雪過後的時光裡,到交外去走一走,去看一看,看一下冬季蒞臨景物的變化。於是,便懷著一種閒靜的心,牛欄牌奶粉伴著瑟瑟細雨,欣然前往郊外。
出校門沒多遠,視野就變得開闊極了。放眼遠望,那路兩傍的低窪處,卻是綠油油的青菜地,菜農們還正在地裡忙活呢。他們在這裡生產環保無污染的疏菜,新鮮及時地供應予市民。但由於城市的不斷擴大,徵用了周邊的大量土地。因而造成了這樣的菜地少了,也顯得更加可貴了。
但隨著腳步的輕移,視線再放遠些時,與綠油油的菜地相比,則又是另一幅景像了。那是一野寒涼憔悴,冷風徐徐的冬。此刻,景物當前,心緒卻又是另一種感觸了。
山坡嶺頭外,落葉片片,枯樹棵棵。而落韻飄飛的靜謐裡,冷光在凝眸。冬空是那樣的深邃,沉遠。隱隱約約的時隙處,風,在深情地吟唱。
冬,把情意纏綿在山野,草叢,樹梢。青青的草叢變黃了,多情的樹梢感知了,莽莽的山野也盛情難卻了。一幅冬的騷動圖在鋪展,一枚秋的悸動心在演繹。迷蒙裡,冬的聲息在呼吸,冬的韻律在回蕩,冬的脈博在跳動,冬的神經在興奮。
但就在這寒涼的時節裡,我卻仿佛有看見兒時的情景:牧童還坐在牛的背上,nu skin 如新學著鳥叫,哼著牧歌,吹濃著秋。那精靈的笛孔裡,放飛出一串串的梵音。伴著牛只低頭吃草的緩動,梵音過處,引來幾多賞秋的生靈。十指的靈動扣壓著頓挫抑揚,那飛出去的瓣瓣音符,擁著寒風,挽著淡雲,走向田園曠野,也飛向我的家鄉。
抬頭望空,那趕冬的晚候鳥群,在冬陽的冷照裡,慌忙地振奮著翅膀,深情地交流著思想,日夜飛奔,不辭遠勞。在淒婉的叫聲裡,或許它們正商討著棲息的目的地,選擇著度冬的好去處。高飛的身影外,灑落一路的風塵,散滿半天的心語。把生命的情趣告予凡塵,把辛勞的快慰寫向藍天,把遠望的心志播向世界。
低頭時,又目睹蜻蜓在秋的水面上點水,盡情地暢享著生活的樂趣。當晚風涼向它的羽翼,太陽走向山的西邊,暮影漸漸籠罩大地的時候,在無人注意的山林樹棘的陰影處,你會發現它會牢牢地抓住枝椏,睡得是那樣的深沉,那樣的放心。當一隻大手牢牢地抓住它的時候,它還死死地抓著枝椏在昏睡,拉也拉不開。也許,這是它對凡塵世間的一種信任,對身處環境的一種放心?也或許,它相信凡塵世間的善良與正直,也相信宇宙地球的公平與無欺?
腳步在移動,感悟在心生,颯颯冬風擦身而過。我深深地感歎,在這早冬寒涼的天地裡,凡塵中的生靈還是這樣的自然,這樣的情趣,這樣的休悠,這樣的個性。不管春夏秋冬,也不管暑往寒來,曾璧山中學都是這樣的沉靜,這樣的豁達,這樣的不慌不忙。做著自己要做的事,過著自己要過的活,把持著自己要把持的心。秋冬雪寒,又有什麼了不起呢,在生命的柔韌裡,一切都是那樣的不屑一顧。而自然如此,人為什麼不也像自然一樣,很好地適應一下塵世呢?
倚在冬涼處,讓心緒沉澱吧。人生雖如白駒過隙,眨眼之間的事。但有些東西,急躁、暴跳如雷甚至哀怨悲鳴又有何用。冥冥中,只能隨緣。面對紛繁世界,前路上會出現那些事,又有誰知道。但就算你知道了,看見了,你又能怎樣?不就是只得個空悲和無奈!因為世間總有權力和不平存在,總有諸多的原因和藉口存在,總有太多的缺憾和不如意存在。因此,讓心緒沉澱吧,在寬寬闊闊的情懷裡送走每一天。在安安穩穩平平靜靜的情緒裡度過每一夜。正如大自然裡的法則一樣,四季的輪換有四季的沉著,四季的變化有四季的應對,不論風刀霜劍,不管晴陰雨缺,總是在不慌不忙中穩穩前行。
值此冬寒氣爽之際,讓心緒輕輕地沉澱吧!
  


Posted by hagdG at 13:04Comments(0)3

2013年11月29日

多年後我們流浪的終點

紫衫故人來,一襲犖然,煙起深雲裡。誰的諾言經年潮變,而紫衫如故,與流年不敗。宛如傾城柳,你一箋詩意隨南風吹皺一幀夏花,爛漫無可言語。史雲遜走過年歲的荊棘,而執筆的素手無改。

一個人的世界,等來世今生一一寫定後,悉揀樟腦香的回憶,是否總有如斯存在,可以不甚瞭解,抑或素昧謀面,即使彼此擦肩亦無回眸瞬間。而沉澱的那份無言,卻是彼此熟稔不勝的默契。或許正是一抹溫情吟唱的陽光,許晴空下我們天涯相安。雪晴諗小山飲水,紫衫向白衣漱玉,風霜幾許,歲月結痂,多年後我們流浪的終點,只願是淪歸心之原鄉。

朦朧的斜影織在窗外一夕老去的殘照裡,那夜斜斜的記憶打在這扉玻璃上,剔透映琉璃。素愛詩詞,不愛格律,落筆篇篇無題,我站在那頁磨砂的回憶之前,仿佛看你矜穩中滲透稚氣,鍵盤輕敲每一句問候,都是隔了一指光陰。或許很多相念莫若不見,唯餘高山流水奏過之後絕弦祭友,茲音陳跡不復,我是無以側耳諦聽。不諳高山仰止,流水何處,唯尋一渠松泉引暗香,道一聲紫衫故人來,候一脈天光同行。

浮生傾一曲錦年,笙唱不休。隔河之人總不意為流水濕眼,時光這條路走了很久,不知你是否已無欲無求,但你卻曾教會我以我所欲載我所求,不闕不遺,涉過彷徨的渡口——學會善待我的夢想。那些耐人咀嚼的平淡之語,恰如你先行的十稔流年。雖那光陰有長短,深淺之別,卻總平行在我的世界,流光一線外,有人唏噓,有人歡喜,有人於此岸嗟傷,有人於彼岸粲然……無論是滄海桑田,天地洪荒,時光總不會欺騙,已過的成曲永遠,雪纖瘦纖體定格往日,一場時空之外的相逢,已是多麼不易。北國的故人,隨炊煙流浪,歸路有晴天。而我在一仄晴天莫知名的阡陌,恰遇一位紫衫故人,或許是在遙遠卻咫尺的昨日晴天。

不念不見卻如昨日相逢,我想盛世流年裡,寂寂北方,會有一位詩意與煙火並生,溫情與不羈相長的紫衫之人,翩翩而來。你似故人陌上獨行,漫途向之若晴,允我試問,故人可曾行?若故人未行,那前方必是暖晴一途,越過千重山,渡了萬疊水,故人且行,遠處晴空有餘,天光浪漫。

一路向之若晴,問故人可曾行?只願留取初心,向之若晴,故人一路而行,便已照見如水長天。緣我們總有行囊要負,總有羈縻未解,束我們如繭。問故人可願,攜一身安然,鞠幾朵茵暖,一路向之,漫途晴天?有時,我們走了很遠,歲月未必予我們長安。我們徒勞奔忙,只探得四季輾轉,繁花湮滅。而故人一紙淡泊,逝去的年華深深無覓,縱非寧靜致遠,青瓷雅致,唯望眼前故人已是向之若晴,一路遠行。

生如逆旅之行,何求戀棧?莫若一卷燈芯染出墨洇流年,舊憶無改,保真我初心如故,向之若晴,試問故人可曾行?天闌盡處,牛欄牌曾見紫衫故人來。
  


Posted by hagdG at 15:23Comments(0)3

2013年11月14日

城市的風



都說風是世上最自由的精靈,隨心所欲,恣意而為。總是帶著陽光的味道,季節的溫暖,大地的繽紛,從不在一個地方多停留半步,漂泊在外,四海為家。牛欄牌問題奶粉風是拯救萬物復蘇的天使,春風化雨是你神奇的魔力。

不知是燈火闌珊的陷阱,還是自己太過春風得意,你從森嚴的壁壘的縫隙裏竄了進去。你來到了不屬於你的世界——你進城了,成了城裏的風,你的到來,註定只能是一個悲劇。自認為有了家的歸宿,從此你卻迷失了自己,疏遠了風輕雲淡的原野。

你曾輕吻春暖花開,你曾孕育生機盎然,你曾引誘落葉滿地,你曾蠱惑白露為霜。然而在這裏,在這鱗次櫛比的用銅牆鐵壁包裹著的城市裏,你不僅沒能呼風喚雨,你的放蕩不羈反而把自己碰的頭破血流。在炎熱的夏季,你想給人們送來清涼,可是緊閉的門窗將你拒之於外,你能聽到空調單調的燥響,你卻不能感覺其實裏面比你更加冰涼。你不知道,城市裏的空調讓人已經漠視了季節還有變換。你用自己剩下的最後一點力氣,憤怒地掀起水泥地面上早已塵埃落定的泥土,像幽靈一樣上躥下跳,風馳電掣地行走在大街小巷,最後你成了眾矢之的,牛欄牌回收成了人們的詛咒。忍辱負重的你累了,成了強弩之末。你躺在沒有溫度的地上,氣息奄奄,連深深的霧霾也把你強壓在下面,被蹂躪的支離破碎,體無完膚。你想逃離,可是卻找不到來時的路。就這樣,你匍匐在沒有水土、沒有草叢、沒有森林的沙漠一樣的城之一隅,不動了,消失了,消失於無形……

其實你的彈跳力是最好的,但是,跳得再高,也需要踩點東西作緩衝起跳,城市的樓群太高,城市的鐵塔太硬,哪是你敢落腳的地方。你喜歡有生命靈性的東西,哪怕是野外的一株茅草,路邊的一棵蒲公英,嫩綠的麥浪……你會在它們的肩上歇一歇腳再啟程。

城裏沒有真正的風!當你想為自己在城裏找個家,其實你已經為自己戴上了枷鎖,3-peaks本該四海為家的你就不該將自己相許在城市裏!  


Posted by hagdG at 11:45Comments(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