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4月16日

一頁信紙

因為這是我二十八年前,照葫蘆畫瓢,畫的一個人物頭像。我知道,從小到大,我一直喜歡國畫裏的山水人物畫,特別是仕女、古裝的人物畫。每每看到,我都會流連忘返,看了又看,眼神不忍離開。這是我十九歲的那年夏天,放暑假的時候畫的一張畫。因為喜歡,所以我多媒體製作課程節省下來錢,在縣城裏買回了一盒水彩,一支毛筆。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配色,怎麼運筆。從上小學的那一天起,就沒有上過幾節美術課。就是上美術課的時候,美術老師拿來一塊小黑板,上面是已經畫好了的一個圓,孩子們照著畫就好了。沒有人教你什麼是繪畫,怎麼進行繪畫。我小時候,美好的願望與愛好,就這樣被扼殺在搖籃裏,都沒有起步,就夭折了。

今天看著這幅畫,我百感交集,有一滴淚盈滿我的眼睛。都說畫是心靈的窗戶,當一個人用心繪畫的時候,情就溢滿了筆端。誰能讀懂這幅畫裏,那眼神中蘊含的康泰導遊期待渴望還有憂傷……?“人生若只如初見,何故秋風悲畫扇。”人生有如果該有多好啊,有許多事情都可以從來。有時候,我就想。如果那時候,書法班美術班像現在一樣,比比皆是隨意的就可以學該有多好啊!可是啊,就像人們說的那樣,人生沒有彩排,只有現場直播。過去的,就永遠的過去了,沒有回頭沒有重來。

繼續翻看著,一張發黃的郵票悄悄的漫進我的眼簾。郵戳上依稀的能辨別出昆明市黃土坡觀音寺……往事啊,又成群結隊的奔跑,望不盡的青山隱隱,隔不斷地碧水dermes 投訴 悠悠。這裏還夾雜著一張,經過二十多年歲月的滄桑,已經有些撕痕的發黃的一頁信紙。這一頁信紙裏,字跡不是很多,但是記錄了我那一年那一刻的心情。  


Posted by hagdG at 17:12Comments(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