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3年03月22日

夢境的幽謐山谷

雨依然淅淅瀝瀝的下,它澆亮了綠葉,澆艷了紅花,澆去了空氣中的塵埃,卻澆不去他對她深深地呼喚。
  
望著窗外飄飛的雨絲,家居清潔聽著雨滴啪啦啪啦拍著玻璃的聲響,他的思緒被拉回了三天前那個飄雨的下午,那天是他們的結婚紀念日。他像往常一樣站在馬路對面的停車場,手捧著她最喜歡的百合花,斜靠在車頭,靜靜地盯著下班歸來的她,黑亮的眸子裡充滿著濃濃的愛意,他要帶她回到三年前的愛戀時光。她揮著手中剛定下來的書稿,舞動著身肢,有點急促地向他跑來,行云如水的秀髮,雪白的長裙,隨風飄起,尤如白色蝴蝶在飛舞,他痴痴地望著,臉上掛著甜甜的微笑,像是在欣賞一幅優美的畫卷。
  
伴著一陣急促的剎車聲,她蝴蝶般的身影飄在了半空中,又重重地落下,手中的書稿也隨著飄了起來,伴著雨絲無節奏地掙扎著,像是努力尋找著主人纖細的手,又像是不情願地給主人告別,鮮血染紅了整個車道,他抱著她柔弱的身體哭著喊著,眼前一黑也沉沉地睡去。
  
睡夢中,他與她來到似曾相識的山谷中,滿山遍野的花兒在爭艷,蝴蝶圍繞著花叢在飛舞,鳥兒婉轉地在歌唱,魚兒在清澈的溪水中嘻戲,煙囪中飄出鳧鳧清煙,簡直是人間仙境。背靠著背依偎在茅屋前,嗅著淡淡的花香,聽看動聽的歌聲,看著優美的舞蹈,望著歡快地嘻鬧,吃著甜甜的百花糕,宛如神仙伴侶,真是“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著實應了那句“只羨鴛鴦不羨仙”的詩句。
  
“餵,醒醒!奇怪明明檢查過沒有問題,為何就昏迷不醒呢?”朦朦朧朧聽到有人在對話。
“是啊,還有他死死抱住的女人,受了那麼重的傷,明明沒有了生命的跡象,可仍堅難地維持著一股氣息在,像是要說什麼,遲遲不肯離開。”
猛地來了精神:“她還活著嗎?”正在收拾床舖的小護士被他的問話嚇得愣在了那裡。
“你終於醒了?她在隔壁重證監護病房,仍有一絲氣息在”小護士輕輕地回應著,眼中留露出一絲惋惜。
  
望著她蒼白的面孔,看著她沒有血色的嘴唇時不時地抽動著,他明白了,她強迫著自己的魂魄不離開身體,她有話要對他說。他不停地給她說話,引導她回憶著他們相處的點點滴滴,大腦卻搜索著他們能夠溝通的方法。
“對,電視劇《還珠格格》中,紫薇的呼喚不是能招來重病中爾康的魂魄嗎?我的她也一定行。”心中慢慢地構想著。
回想著劇中的情形,午夜時分,他點起了滿屋的蠟燭,要為她照亮回來的路,心中深深地呼喚著,“回來吧,我今生最愛的人!”他不停地呼喚著,不知不覺又沉沉地睡了過去。
  
又是相同的夢境,他和她依偎在山谷中,享受著著大自然的美。此時一神仙模樣的白鬍子老人飄落在眼前“三年期限已到,你們緣分已盡,各自散去吧!”他跪著求著把他的她還回來,求著挽救她的方法。
“孽緣,孽緣”老人伴隨著聲音飄了起來,他追趕著問緣由,在老人消失的瞬間丟下了一句話“天機不可洩漏,不過,想求個明白,可去尋找中南山下500年前的古墓。”他緩緩睜開眼睛,望向潔白的她已沒有了一絲氣息,她安祥地走了,嘴角掛著微笑寵物酒店
  
在中南山下的山洞裡,他又做了奇怪的夢,原來山谷古墓均是他們前世走過的痕跡。五百年前,他們是生活在山谷中的神仙伴侶,百年後相約不喝孟婆湯,來世再續前緣,可男人終究承受不住地獄酷刑的煎熬,在女人苦苦相求下喝下了孟婆湯,忘記了前世的種種,投胎轉世為人,持續生命的輪迴。而女人承受著酷刑的折磨,苦苦找了五百年,等了男人五個輪迴,求得了短暫的相遇。
“你看,那邊有人暈倒了!”他被嘈雜的喊聲驚醒了,拖著沉重的心情離開了山洞,耳旁飄起了隱隱約約的歌聲“前世今生只為你,來世不做癡情人!”
  
他聽著想著,心裡默默念著:“這次你一定要喝孟婆湯,我永遠最愛的人!  


Posted by hagdG at 12:16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