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09日

攜你一起走進暮色裡

慵懶的思維,頹廢的心情,茫然入心,那些流淌在身邊的景致,被無端的心情忽略,還有文字。

許久沒有動筆,絲毫沒了想寫文字的欲望,渾渾噩噩混日子,渡光陰。抑或與年歲有關,歲月磨礪掉的不僅僅是棱角,還包括信心和進取精神。似水流年,流年,如水流去。

青蔥歲月,雄心勃勃,總以為生命有大把大把的時光,可以任由自己揮霍,總以為時間就如手機充電器,可以隨便攫取,取之不盡。殊不知,人生也有雨僝風僽,生命也有四季依依。

站在五月窗前,入眸,清新純淨的天空,飄著悠然無憂的雲。雖然,四月花事也Dr Max成追憶,然,從四月跋涉而來的一縷風中,依然有馨香撲鼻。花開的妖嬈,花落的淒涼,又為喚起誰人的記憶?風會記住花的氣息,宛如,我們都會記得人生中的一些事,一些人,一些風景,一場蓮花雨。這些邂逅,有的可以暖心,有的可以依賴,有的可以傾情,有的如煙雲杳然。

五月天空下,順著來時的腳印,邀風同行,想去撿回光陰歲月裡,那些丟失的年華細碎。

沿著蜿蜒的小徑,走入時光深處,曲徑通幽處,遠看,恍如是詩方力申,熟悉的風景,熟悉的場景,還是那麼開闊邈遠;回眸,那些擦肩而過的風光,又仿佛有了詞韻,婉約,淒迷。

生命就是一次久遠的旅程,無法預約,踽踽獨行。

我們每天都在行走,每天都會邂逅只是屬於這天的風景。每一段路途,都有其獨特的景致,不一樣的故事,無法模擬,無法複製。唯一,還能記起的,無外乎是那些熠熠流淌的場景。山的Dr Max教材低首,水的縈回,綠樹,紅花,曉霧,殘風,卻原來,只是場景。

夏初至,風微涼,意繾綣。

陽光越過窗前稠密的葉,從窗櫺斜照在臥室粉色的牆壁,上下、左右、緩慢遊動,這曼妙的景致,像極了一幅畫卷,一幅無需著墨添彩的唯美畫卷,似沐浴唐朝煙雨微醉淺醺的少女,緋紅面頰,半依半躺在粉色的睡榻,盈盈于詩意的夢境!真的好美!

我想做一朵開在塵埃卑微的小花,一朵隨遇而安與世無爭清新淡雅的小花。

我想以花的姿勢行走塵世,如蘭芬芳,如荷清雅。一直鍾情花草的我,每年Dr Max 兒童英語春天,都會樂此不彼,徘徊在花鳥市場,購買幾株自己心儀的花草。杜鵑,茉莉,月季,梔子……總之,無論草本還是木本我都喜愛。不過,心底還是偏愛那些只是蔥綠很少開花的植物,為此,文竹,綠蘿,一葉蘭,龜背竹,吊蘭,玉樹,次第安居在狹窄的陽臺上。潛意識裡,想親近它們,欣賞它們的默默無聞,喜歡它們低調不張揚的性格,仿佛它們就是自己的影子,一個活在簡單、平淡、凡間煙火裡安靜薄涼的自己。擁有淡淡感傷的情懷,住在柴米油鹽醬醋茶砌起的圍城裡,一杯一羹,一粥一箸,自娛自樂。

我是一個愛做夢的女子,即使,只是夢。

“生命不是一場賽跑,而是一次旅行,比賽在乎終點,而旅行在乎沿途風景”是夢,就會有醒的時候。無論是多麼美、多麼有誘惑的夢,註定只能是夢。 如夢人生,如夢如幻,一路走來,失之交臂的風,飄逸冉冉的雲,一段深淺故事的演繹,漸漸被時間長河湮沒,淪為昨天記憶,成為流年的故事,鐫刻在記憶的矮牆上。生命,就是一場艱辛旅行,風餐露宿,風霜雪雨,擁有一份坦然之情愫,懷揣一顆欣賞感恩之心,就會收穫一路瑰麗。

五月,新綠更疊,繁花謝幕,微雨濡心。

寂寥和善感貌似被我註冊了專利。很多時候,我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和憂心,越來越傷感的心,像一口用了經年,積了厚厚黑灰的鍋底,失去了本真,失去了靈氣,沉重複沉重的繁雜,壓在我柔弱的肩膀,我感到自己真的快要窒息。沒了生活熱情,甚至,連自己酷愛的文字有時也會心生厭倦。

文字是人與人交流溝通最簡單最簡樸的方式,是人類靈魂的棲息地。對文字的喜愛,緣於一種與生俱來的的憂傷情結。喜歡憂傷的文字,喜歡把心情交給文字,與文字相依相偎的時光,就會有一種身處喧囂,覓得一隅靜謐的愜意;與文字呢喃心語的時刻,被繁蕪羈絆的心,有如注入一場春雨,經歷一場雨的滌蕩,乾淨而明澈。

有時,我也會懼怕文字。閱讀別人的文字,羡慕之心油然而生,敬佩他們文字的睿智深意,博學古今,行文如水,字字珠璣。陡然,一種慚愧挫敗襲上心頭,後悔自己不自量力,以至於,以後的好多天不敢再觸筆,生怕羞澀了瀲灩靈異的字來。

終究,我還是缺少抵抗能力,無法抗拒文字的蠱惑和煽情。靜謐的夜晚,心存忐忑,捧起書來,假裝讀書,細細品來。我從不奢望自己的文字能遊出江湖,揮舞利刃,站立於豆腐塊抑或書刊。確切說,是我不敢去想,也不願給自己施加更多的壓力。文字與我只是一種喜歡,一種情愫。我手寫我心,我想借助文字說出自己真實的心靈之語,文字是我行走塵世間的精神食糧,是我心靈的慰息和釋放壓力的去所。落字寫心,只要喜歡就足夠了。如,蝶愛花,草喜露,花思雨。

五月,榴花如霞,麥香氤氳,詩情畫意。

荏苒光陰,在晨鐘暮鼓中滑行。雖然生活在盛產石榴的產地,我卻極少有機會去看五月榴花燃燒的盛況。忙!忙於工作,忙於瑣事,忙於行行。兩點一線的生活模式,每天在暮色下,拖著疲憊身軀回到家裡,草草做完家務,把自己狠狠的扔到寬大的床上,靜靜的躺著,空洞的思維,麻木的神經,暗淡的目光,牢牢地盯著天花板上,一隻被蜘蛛網住的螞蟻。原來,自己就如螞蟻,被滄桑痛苦網在生活這張網裡。

讀高中時,學校依山而建,一條一米寬左右的小溪,如隨意搭在少女頸項的白絲巾,飄飄蕩蕩,繞山滑行。山坡、山坳、山角漫山遍野的石榴樹。每到五月,整座整座山被火紅點燃,熱烈而跋扈。我坐在教室臨窗的位置,也算是近水樓臺先得月吧。我並不是一個上課容易走神的學生,實在怨這榴花太張揚太讓人心曠神愉,哪還顧忌黑板前,老師口若懸河的耕耘。此一時,心早已經偷渡到如火如荼的榴花叢,與蝶齊舞,與花相擁。

榴花,花萼呈鐘形,光滑具臘質,橙紅色,花瓣有紅色或白色,花瓣柔綿似錦。榴花花語:成熟之美!成熟之美,真的好有深意的詮釋。榴花,開在初夏,應是當之無愧的夏之花,正如人到中年,經歷了滄桑歲月,櫛風沐雨,過濾了繁蕪,沉澱的是一份淡然靜美之心。那些平淡生活中,至真至美,愉悅心靈深處的東西,不經意間便溫暖了薄涼的人生。驀然,想到:人總是喜歡去遠處尋找美景,卻忘了,往往最美的風景就在自己身邊。

季節的更替,關於春天的定義,隨著全球變暖越來越模糊。我在五月的時光,努力去撲捉春的氣息。

五月,初夏,淺涼,我可以隨心所欲著自己春裝,不用擔心別人譏笑,因為,風仍是春天的風,雨還是春天的雨,心還在擱淺在春天河灘,視覺所及,一切依舊是春的景致。

晨曦抑或黃昏,信步走進五月的曠野,以蔥綠為主色調的大地,頃刻間,綠了心情,綠了眼眸,綠了天空,綠來風,綠了雲。

在露水的清涼氣息裡聽一聲鳥喧,拂面小風,夾帶著染上花香露珠的濕漉,心便在薄霧編織的紗帳裡,悠悠蕩蕩,如漣漪暈開。在夕陽渲染炊煙的迷離裡,感受一份閑寂和淒清,聽歸鳥細言,心就這麼一點一點沉靜下來,經年的故事,故事裡人和事,一一有了靈氣,生動起來。這一刻,覺得世界也在這靜寂裡變得古意而空寂起來,萬物都那麼遠,那麼靜,只有舊時光的故事,是近的,近入心底。

喜歡安靜,喜歡寂寞,喜歡一個人獨處的時光。做本真的自己,享受一個人的落寞和寧靜。低調平淡的生活,一如,我的文字,平淡無奇。用文字記錄流年,記錄光陰歲月裡快樂和悲傷,遇到的人,路過的風景,感動的,憂傷的,一一安排入冊,經年後翻閱,與我有關的點滴就會開出花來。不去想,哪一天我若離開,這些文字的歸處;不去想,哪一天遠行的我,是不是靈魂還潛伏素白的文字裡。

“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約客不來過半夜,閑敲棋子落燈花”是宋•趙師秀的詩句,極曼妙的風情。淅瀝細雨,空氣濕潤,池塘水漲,蛙聲此起彼伏。夜來候客,寂寞無聊,輕敲棋子。因了濛濛細雨,此情此景也就有了詩意,蛙聲聲綿綿也如此悅耳。

人生在世,要承受著太多責任和痛苦,有時,我們難免會感覺身心憔悴,人累,心累,精神頹廢,試著給自己找一個可以開心的理由,人生苦短,沒有什麼比生命最重要,能好好健康的活著,就是莫大幸運和幸福。想想那些被病痛折磨,在生死線掙扎的人們,他們多麼羡慕有一個健康身體的我們;想想那些生活在貧困地區,還有多少人過著衣不遮體,三餐不保的潦倒日子。想想這些,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作繭自縛,自尋煩惱呀。我們要學會放手,放開那些帶給自己無限困惑和煩惱本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學會放下,放下一切貪念和欲望,簡單輕鬆的生活。

人生就像一輛貨車,只有在裝載額定頓位中行駛,才能確保安全無險,如果,我們一味貪圖利益,載裝超重,隨時隨地都會有車毀人亡的危險。人生不過百年,此百年,只是一種單位術語表達,並不代表是真正意義上的一百年。彈指揮間,就是一生。平平淡淡,簡簡單單,擁有一份平淡寧靜的心態,把人生演繹為風輕雲淡的清幽。

擁有五月一樣清新純美的心情,與一枚葉相依,夏去秋至,我還在樹下陪你,等你在瑟瑟秋風中,當你別離枝頭,我依然會在夕陽中伴你,然後攜你一起走進暮色裡……
  


Posted by hagdG at 18:37Comments(0)幸福的生活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