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1日

讓心緒輕輕地沉澱吧!

冬冷了,小雪也不知不覺來臨了,寒冷的冬季就這樣又一次陪在我們身旁。也許是對這裡太熟悉的緣故吧,平常時候總不留意身邊環境的變化。但不知為什麼,今天卻突發奇想:何不在這小雪過後的時光裡,到交外去走一走,去看一看,看一下冬季蒞臨景物的變化。於是,便懷著一種閒靜的心,牛欄牌奶粉伴著瑟瑟細雨,欣然前往郊外。
出校門沒多遠,視野就變得開闊極了。放眼遠望,那路兩傍的低窪處,卻是綠油油的青菜地,菜農們還正在地裡忙活呢。他們在這裡生產環保無污染的疏菜,新鮮及時地供應予市民。但由於城市的不斷擴大,徵用了周邊的大量土地。因而造成了這樣的菜地少了,也顯得更加可貴了。
但隨著腳步的輕移,視線再放遠些時,與綠油油的菜地相比,則又是另一幅景像了。那是一野寒涼憔悴,冷風徐徐的冬。此刻,景物當前,心緒卻又是另一種感觸了。
山坡嶺頭外,落葉片片,枯樹棵棵。而落韻飄飛的靜謐裡,冷光在凝眸。冬空是那樣的深邃,沉遠。隱隱約約的時隙處,風,在深情地吟唱。
冬,把情意纏綿在山野,草叢,樹梢。青青的草叢變黃了,多情的樹梢感知了,莽莽的山野也盛情難卻了。一幅冬的騷動圖在鋪展,一枚秋的悸動心在演繹。迷蒙裡,冬的聲息在呼吸,冬的韻律在回蕩,冬的脈博在跳動,冬的神經在興奮。
但就在這寒涼的時節裡,我卻仿佛有看見兒時的情景:牧童還坐在牛的背上,nu skin 如新學著鳥叫,哼著牧歌,吹濃著秋。那精靈的笛孔裡,放飛出一串串的梵音。伴著牛只低頭吃草的緩動,梵音過處,引來幾多賞秋的生靈。十指的靈動扣壓著頓挫抑揚,那飛出去的瓣瓣音符,擁著寒風,挽著淡雲,走向田園曠野,也飛向我的家鄉。
抬頭望空,那趕冬的晚候鳥群,在冬陽的冷照裡,慌忙地振奮著翅膀,深情地交流著思想,日夜飛奔,不辭遠勞。在淒婉的叫聲裡,或許它們正商討著棲息的目的地,選擇著度冬的好去處。高飛的身影外,灑落一路的風塵,散滿半天的心語。把生命的情趣告予凡塵,把辛勞的快慰寫向藍天,把遠望的心志播向世界。
低頭時,又目睹蜻蜓在秋的水面上點水,盡情地暢享著生活的樂趣。當晚風涼向它的羽翼,太陽走向山的西邊,暮影漸漸籠罩大地的時候,在無人注意的山林樹棘的陰影處,你會發現它會牢牢地抓住枝椏,睡得是那樣的深沉,那樣的放心。當一隻大手牢牢地抓住它的時候,它還死死地抓著枝椏在昏睡,拉也拉不開。也許,這是它對凡塵世間的一種信任,對身處環境的一種放心?也或許,它相信凡塵世間的善良與正直,也相信宇宙地球的公平與無欺?
腳步在移動,感悟在心生,颯颯冬風擦身而過。我深深地感歎,在這早冬寒涼的天地裡,凡塵中的生靈還是這樣的自然,這樣的情趣,這樣的休悠,這樣的個性。不管春夏秋冬,也不管暑往寒來,曾璧山中學都是這樣的沉靜,這樣的豁達,這樣的不慌不忙。做著自己要做的事,過著自己要過的活,把持著自己要把持的心。秋冬雪寒,又有什麼了不起呢,在生命的柔韌裡,一切都是那樣的不屑一顧。而自然如此,人為什麼不也像自然一樣,很好地適應一下塵世呢?
倚在冬涼處,讓心緒沉澱吧。人生雖如白駒過隙,眨眼之間的事。但有些東西,急躁、暴跳如雷甚至哀怨悲鳴又有何用。冥冥中,只能隨緣。面對紛繁世界,前路上會出現那些事,又有誰知道。但就算你知道了,看見了,你又能怎樣?不就是只得個空悲和無奈!因為世間總有權力和不平存在,總有諸多的原因和藉口存在,總有太多的缺憾和不如意存在。因此,讓心緒沉澱吧,在寬寬闊闊的情懷裡送走每一天。在安安穩穩平平靜靜的情緒裡度過每一夜。正如大自然裡的法則一樣,四季的輪換有四季的沉著,四季的變化有四季的應對,不論風刀霜劍,不管晴陰雨缺,總是在不慌不忙中穩穩前行。
值此冬寒氣爽之際,讓心緒輕輕地沉澱吧!


同じカテゴリー(3)の記事
 多年後我們流浪的終點 (2013-11-29 15:23)
 城市的風 (2013-11-14 11:45)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