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18日

春天遍開油菜花




正月的南方,雖寒意料峭,卻縛不住春的腳步。繁華熱鬧的春意毫不含糊地在大地上一點一點蔓延開來:死寂的禿樹歡天喜地地抽枝吐翠;頹敗的枯草怡然自得地探頭泛青;活潑的百鳥興高采烈地呢喃歌唱;鮮豔的花兒義無反顧地粲然綻放……駐足凝望,處處充滿希望和生機。這裏很美,那裏也很美。倘若要自己選擇最喜歡的春景,大概是田野裏開得最盛最密的油菜花吧!

油菜花,一個土裏土氣的名字,一種平凡普通的春花。凡是在鄉村生活過或者到過鄉村的人並不陌生,對於我這個生在鄉村長在鄉村的人而言,對油菜花再熟悉不過,甚至在一種親切熟悉的感覺,就像想起一個樸素大方的鄰家女孩。

每逢春節過後,田野裏黃燦燦的油菜花便以如火如荼之勢潛入眼簾。極目遠眺,一大片一大片的金黃輝煌熱烈地延伸到遠方,如海洋一般遼闊,不見其邊際,也不見其終極,而且還在不停地生長流動。這滿目的金黃與蔚藍高遠的天空遙相呼應;與明媚的陽光互相挑逗;與起伏的山峰纏綿呢喃。驀然間,天更藍了,陽光更暖了,山峰更嫵媚了。讓人仿佛置身於童話世界,或是踏進了人間天堂,一切都美到了極致。不由得想起了黃巢的一句詩:滿城盡戴黃金甲。nu skin 如新無論在色彩上,還是在氣勢上,二者都有異曲同工之處。甚至,春天裏的油菜花更勝一籌。感覺像是窖藏了幾百年的瓊漿玉液灑了一地。感覺又不全像,因為其中還夾雜了泥土的清香,如夢如幻般輕輕地籠罩著我。金色耀眼,花香四溢,皆是渾然天成,清新自然。只是一聞,便醉了鼻;只是一瞥,便醉了眼;只是一念,便醉了心,我沉浸在這奢華的美景中了。

悠然自得地信步於油菜花中,周圍除了金黃還是金黃。當溫柔的春風輕輕拂過,一株株油菜花彼此推著擠著,搖著舞著,笑著嚷著,如黃金的海浪,像流動的黃霞,似飛揚的陽光,壯觀的場面讓人如癡如醉。最美的是花瓣離枝,花兒窸窸窣窣不斷地落下來。花瓣跟著風兒跑呀跑,飛呀飛,飄呀飄,追呀追,轉呀轉,宛如無數的黃蝴蝶翩躚起舞,猶如一場漫天紛揚的黃色雪花,把浪漫和華麗的唯美演繹到極致。一位女作家曾說:黑色是最徹底的奢華。在我看來,田間地頭的油菜花,她的黃是春天最徹底的奢華;是春天最實在的底襯;是春天最理想的代言。此刻,我沒有黛玉葬花的傷感惆悵,因為我知道油菜開花是為了結果,花落得越多,油菜籽就結得越多。落吧,盡情地落吧!踩滿腳黃泥,沾一頭花瓣,數朵朵落花,惹一身芬芳,是一件很愜意很幸福的事情。

隨便佇立於任何一株油菜花前,主枝幹都筆直蒼綠,纖細修長,仿佛告誡世人做人就要如它一般正直。長到半米左右時,主枝幹分杈長葉,宛若一棵樹苗。油菜花是草,還是一年生植物,它卻沒有像其他草一樣沒有尊嚴地匍匐在地,而是有傲骨地樹的姿態展現給世人,虔誠地捧出一樹繁花,創造一個花花世界。也許有的植物和人一樣有夢想,如新集團渴望有尊嚴地活著,渴望長成參天大樹,渴望生命開花結果。而這一切,必須靠自己的努力和奮鬥。碧綠如心形的葉子越往上越小,下麵的葉子有白菜葉般大小,住上葉子只有手掌大小了,再往上葉子就細若黛眉了,在頂部油菜花綻放的花莖上是看不到任何葉子的蹤跡的。是否是葉子把空間和營養騰給花朵呢?如果葉子一味地瘋長,也許看到的就另一番景象吧!我不由得佩服葉子的謙讓和捨己為人的品質。

每一枝花都是下麵的盛開,上面的的待放,每開花一次,就拔高一節,接著再開花,再繼續拔高。一朵油菜花不美,因為太渺小;一枝油菜花不美,因為太細碎 ;一株油菜花不美,因為太柔弱;一片油菜花呢?美!因為一枝獨秀不是春,一朵又一朵才組成了萬花燦爛的春天;這是蓬蓬勃勃,團結向上的美。每一朵花開過之後,就蛻變成如針般細長的綠莢,過不了多久,綠莢會羽化成飽滿的灰白豆莢,如肥肥的毛毛蟲,裏面傳遞著油菜籽成熟的訊息。記得人們喜歡用一句諺語“芝麻開花節節高”形容生活越過越好。細細想來,油菜花開何嘗不是節節高呢?在這油菜花開的春天,我的思緒已深陷油菜籽收穫的豐盈和喜悅裏了。鄉親們用油菜籽榨的油炒菜美味可口,用油菜籽渣喂的豬膘肥體壯,香港如新用油菜杆燒的灰肥地肥田,勝過有機化肥。

這鋪天蓋地的油菜花,讓春意更濃了……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