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3月13日

我家的小白

小白是一隻白色的小狗,是同事在他家樓下撿回來的,婂栱厝俥剛抱回家時,生著病,一直咳嗽,估計是剛出生就被遺棄的。同事兩口子給牠餵藥,餵吃的,有了點精神後,抱到單位來。
初見牠時,牠就那麼一捧大,黑色的大眼睛總是淚汪汪的,眼下是兩道淚痕,小嘴巴黑黑的,向上翹翹著,兩隻大耳朵在兩邊耷拉著,總是找個黑黑的角落臥著或躺著,見了人也遠遠地躲著,眼光怯怯的,看著都可憐。給牠買來牛奶和雞蛋,慢慢餵養著牠。週末同事把它帶回家,禮拜一再帶回來時,眼見得不一樣,活潑了,還敢跟在人後面跑來跑去。也許是單位人多,不知誰就餵牠兩口,到底每天吃了多少,真的沒法計量了,只是看它每天拉那麼多便便,就知道,肯定吃多了。
電召出租車的功能決定了它應當屬於車輛調度的範疇,調度的目的也就是合理分配路網中的車輛,從而保持交通暢通。國外現狀談到電召出租車,就不得不提到車輛調度監控系統電召客貨車
這個週末我把它帶回家。一進家門,牠就在客廳裡來回跑,非常興奮,沒有一點生疏感。我不由分說,把牠抓到衛生間,給牠洗澡。水盆裡,牠怕極了,掙扎著,並發出輕輕的叫聲,我一隻手輕輕地摁著牠,一隻手給它打沐浴露,輕輕地給它洗,花灑也開得小小的,總算把牠身上的沫沫沖洗乾淨,牠就一下子掙脫出來,沒等我給牠裹上毛巾,牠就跑到客廳裡,瀝瀝拉拉弄了一地的水,哆嗦著,躲著我。我給牠用毛巾擦了擦,然後用電吹風開到熱風,用低檔位,生活品味慢慢給它全身吹乾。等身上乾透了,他的小尾巴已經搖的像是招了風的小旗幟似的。
傍晚,一家人帶他去廣場散步,一出門,他就不走了,好像看到一個不一樣的世界,蹲在地上左看看右看看,老公只好抱著牠去。華表前,遊人多,可能是小白沒有出過門,看著哪個人都新鮮,別人一逗,就跟在別人後面走,也許是太小了,白白的,特招人憐愛,一撥一撥的人逗牠玩兒,和牠照相,看來這小子還挺喜歡這些,無論別人是抱也好,托著也行,牠逗非常配合,幾個回合下來,還會擺POS了時尚網
有時候真的感覺小白和別的小狗不一樣,別的小狗,一看到同類,很激動,圍著玩,可是小白遇到同類一點激動的樣子都看不到,也不看,牠喜歡跟在漂亮姑娘的背後。一隻小泰迪,看到小白,很高興的圍著牠又蹦又跳,用嘴拱,用爪子撓,而小白不帶搭理的,實在被鬧得急了,就起來用爪子打泰迪,還用嘴咬,威脅泰迪,把泰迪打翻打倒,泰迪主人不好意思地說泰迪笨蛋,女兒戲稱小白是“實干家按揭顧問”。
小白好像很怕孤獨,我怕牠亂撒尿,就想把牠先放衛生間讓它撒完再出來,可是我一關門,牠就不情願的跑到門口對著門輕聲的叫,女兒不忍,總是打開門把它放出來。兩次之後,我給它什麼東西哄牠跟我去衛生間,牠都不去,Claire Hsu實在抵制不住誘惑,就站在門口,屁股朝門外喝小盆裡的牛奶,一看我要出去,先跑出來,我很無奈,只好把它拎進去,只要我沒把門扣死,牠就拱開,自己出來了。厲害紅酒櫃
小白很饞,誰給它東西吃,就听誰的話。老公喜歡牠,總是趁我不注意,給牠買香腸吃(我是怕牠吃多了拉稀,控制別人餵牠吃別的),老公叫小白嗅一下東西,扔出去,再讓它去撿回來,小白就跑的飛快執行他的命令,而我指使牠撿東西,牠很少執行我的命令。每次往他的小盆裡到牛奶,小白就不等你倒完,就把腦袋伸進去,所以腦袋上總是被我倒上了幾滴牛奶,擦不淨,乾了腦袋上就有幾綹,像是愛臭美的孩子,在劉海打了摩絲。很有型!
小白太淘氣了。禮拜一早上,我把牠放紙箱裡,準備帶回單位,就這麼一放,我才發現,這才兩天牠又長大了不少,週末帶牠回家時,紙箱顯得很大,小白在紙箱裡可以隨便掉頭,這才禮拜一,牠已經不能再在這個紙箱裡隨便掉頭了。剛下車,已經快到單位門口了,牠突然就從紙箱裡跳了出來,腦袋一下子就觸到地板了,牠麻溜儿的爬起來,可腦袋歪了,我嚇毀了,心想這下把小白摔出毛病了,誰知牠把頭朝左邊一扭又往右一扭,好了!虛驚一場,關鍵是牠太小了,離地又高啊!看來牠不僅體格長大了,還長壯實了。
單位門前的台階上和門裡一米多寬的距離鋪著紅地毯,小白總是在門裡距離紅地毯又半米的距離處拉便便,從來不上地毯。上午時,我看它像是想要撒尿,就把它抱出門口,香港旅行社一日遊體驗想讓它在門外的水泥地上撒完再把它抱回來,可牠就是不在外邊撒,我回到辦公室拿些東西,回走到門口,看到小白被那個紅地毯拌的幾步一個馬趴,牠還是連滾帶爬拼命進到大門裡邊,我仔細看牠,原來是他的爪子上指甲很長,地毯的紋理又粗了些,總掛牠的爪子。又一個馬趴之後,牠可能發現倒著回來,指甲不怎麼被掛吧,後退著慢慢的、終於邁過了這道坎坷。更為可笑的是,過去地毯,牠又在距離地毯的半米處拉了便便,這個固執的小傢伙!撤消修改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