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7月30日

你不是我怎麼知道我的苦處

你非我,安知我之苦。我們都有一雙眼睛,但上帝並沒有去胡亂的改變它的方位,我們的雙眼是平行的,所以告訴我們要看人平等;我們有兩隻耳朵,分隔在兩端,所以告訴我們不可偏信一人之詞;雖然我們只有一個心臟,但有兩個心房一左一有,所一告訴我們做任何 事情都不要只顧著搜尋排名自己。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春夏男裝是嗎?

有的時候,當局者未必就迷。其實也知道,也清楚。或是因為心中的執念,或是因為種種原因而放不下。他們其實是最清楚的,因為那是他們的親身經歷。自己的事自己清楚。所以我們也就不要老是去說什麼當局者迷。因為不同此身,不知其苦。

子非魚,又豈知魚之樂,你非我,安知我之苦。

旁觀者清嗎?你沒有去親身的體會,沒有那細細的咀嚼,又豈知其中滋味?他們的確輕。事不關己,高高吊起,煩的不是他們,累的也不是他們,當然就輕了。

不要老是一味的希望別人按自己的思想去走,人和人之間是平等的,都是孤單的個體,都有自己的思想,不要把自己的意願強加到別人身上。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我們的思想或許是隨著儒家學者的意願去考慮的,我們沒有必要百自己不想要的東西去強加給別人,這樣的舉止我們不該去接受。

別老是把“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掛在嘴上。當事情輪到你,試試看。
  


Posted by hagdG at 10:37

2013年07月18日

曾經的一場婚禮,男主人叫曲恒強,女主人叫韓麗萍,他們的家鄉遠在遼寧瀋陽,卻在千裏之外的京山舉行儀式。

他和她在同一個院子裏長大,背著書包一起念完小學、中學。“文革”的浪潮隔斷了他們繼續深造的機會,慶倖的是,曾壁山中學——溫暖的家即便受苦,命運之神也將他們安排在一起。羅曼羅蘭說,只要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陪我一同哭泣,就值得我為這個生命而受苦,或許,他們就是彼此生命裏的那一個人。於是,相知、相戀、相愛!

埃斯庫羅斯曾說,厄運在同一條路上漫遊,時而降臨於這個人,時而降臨於另一個人。好景不長,一場意外使曲恒強的左腳轉變成慢性骨髓炎,他先後在多家醫院住院治療,做過四次手術、兩次植皮,儘管如此,疼痛卻日漸加重,手術部位始終不能封口。左腿已經潰爛成形,專家說還是截肢吧!

誰說苦難有如烏雲,遠望去但見墨黑一片,然而身臨其下時不過是灰色而已?窗外擠進來的陽光溫柔地灑在曲恒強的窗前,抬頭望去,開闊的道路把人潮的喧嚷和笑語帶到遠方。他曾經想過解脫,曾壁山中學入讀體驗為自己也為家人;他曾經咬緊牙關,給自己最心愛的女人韓麗萍寫下遺書;他曾經臥在列車軌道上,等待著飛馳而來的火車;他曾經緊緊的拿住一瓶安眠藥,艱難的服下……

死亡之神沒有帶走他,他卻毅然決絕的離開了韓麗萍,在這命運危機的時刻,骨科“神醫”夏大中的名字從千裏之外的湖北傳到了他的耳朵,一種渺茫而又強烈的求生欲望促使他從病床上掙扎著坐起來,由弟弟和弟媳攙扶著,茫然登上了南去的列車,行程兩千五百餘裏,找到了夏大中。

夏院長親自坐診,查看了他腳部的傷口,拍X光片,然後抬頭笑眯眯地對曲恒強說:“你患的慢性骨髓炎我盡力治好,若治不好,不僅藥費全免而且治病期間的生活費全包。”骨炎拔毒膏和骨炎內服藥確實減輕了他的痛苦,此刻的他信心也增長了許多,夏大中又安排醫務人員與他談心,消除他的孤獨感,曾壁山中學的教育特色趕走了他寂寞的影翳。翌年2月,曲恒強高興地提筆給遠在瀋陽的弟妹報告喜訊。

骨髓炎的漸去,曲恒強昔日的病容也像風捲殘雲一樣掃得無影無蹤,韓麗萍欣喜地從遼寧瀋陽來湖北省京山縣骨髓炎骨結核醫院迎接曲恒強返鄉。 夏大中瞭解到了這個真實的愛情故事,她的到來,他親自掏資金專門為曲恒強、韓麗萍舉行了別開生面的特殊婚禮。

人生的最佳支撐點被夏大中扶起來了曾壁山中學——我愛你,再見,夫妻二人將婚禮的鮮花送給了夏大中……  


Posted by hagdG at 13:11

2013年07月12日

帶點月光給我




黑夜總是帶著透骨的心痛,誤入搖曳的星空,幾回回夢尋,總有無憑無據的相思,如雨的纏綿,如月的傷感。

真的,我蒼白的手指抵擋不住季節的寒冷,在秋天寧靜的叢林裏,當揀拾起散落的花瓣,回眸凝望時,曾經一瞬的美麗,燦爛成永恆的芳香。現在我明白了,每年花仍然開,草依舊萎,而歲月所能留下的只有回憶。

匆匆地數著葉落的次數和飄飛的過程,不知哪一個細節蘊含著此生的真諦,而疾風過處,無法看得清來時的路途。

面向秋風,顏色重了,水清澈了,植物的根和我的靈魂緊緊地抱住泥土和石頭。我們一起讓那些空枝重返春天好嗎?讓那些相思,在冰封千尺之後,於春天的一刹那復活好麼?

當月光灑下聖潔的詩句,攜繾倦心魂曼舞,誰的生命和美麗裝點了遠方?我不敢再看到,一千簇中的那一莖草,一萬叢中的那一枝花,僅是因為它們瑩著你的光芒。

也許,褪去的色彩,染紅的歲月,在別人的視野中,我們都是過客,過的不僅是夾有惋惜、留戀的事物,那些回憶總是隱藏在歡樂的熟悉中,不時劃過陌生。假若把過去的都拿到現在,那麼,未來的事情將被月亮無法形容。

愛上美好,不是我,是月,是月在迷亂的思緒中找到了青翠的相思林。有約,就帶點月光吧,別讓季節阻住你的承諾;別像一只遷徙的鳥兒,找不到棲息的樹枝。很多人,尋找溫柔時失去了溫柔,感覺花朵時失卻了花朵,傾聽一種聲音,也許是自己的聲音。

誰在咫尺,誰又在天涯?誰在眉梢,誰又在心靈?想起來,都是些溫潤而感傷的懷念。我知道,秋天的月有腳,沒有自己的愛的港灣,它移動時就是尋覓過冬的居所。而這月光從千年萬年前流淌過來的,至於有多少個背影跟在你的後面,至於有多少片月光被你踩碎,我都不曾留意,只希望讓你給我說說月吧,並帶點月光給我。最好能照亮無數條遠行或歸來的道路,照亮無數雙堅定或遲疑的眼睛,讓秋月彌漫開的溫潤,融化所有的堅冰和相思,擁抱所有的身體和心靈。

有人說,什麼時候忘卻了思念就忘卻了傷痛;什麼時候放棄了等待就放棄了遺憾。那麼,在冬天到來之前,請你帶點月光給我,好讓我去與月下山林中的古人一起舉杯邀月,一起共舞清影!  


Posted by hagdG at 15:47Comments(0)

2013年07月03日

莫讓流年亂浮生

時間如掌中的水,握不住。2010年還沒來得及總結,就匆匆而過,2011年又悄然來臨。

站在流年的渡口,徘徊張望,歎息濺落如亞洲侍酒
冬日的寒冰,劃傷了一顆憔悴的心。再回首,歲月的離歌餘音繞梁,惹人傷懷。再回首,生命的千般流轉,淡泊了一顆心。

流年似水,逝者如斯。躺在歲月的河底,看著落葉、浮木、空玻璃瓶一亞洲知識管理學院論樣一樣地從身邊漂過,我睜著空洞的眼神,卻無能無力。

驚風飄白日,光景西馳流。無論我如何努力food wine,都牽不住時間的手。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無論我怎樣ACKM的修飾,都掩不住眼角額際的皺紋,都找不回那個年輕嫵媚的面容。

皇皇四十載,書劍兩無成。流年聲聲,怎不令人傷痛?

山一程,水一程。一路走來,風雨艱辛。流年亂了浮生,珍惜每一程。

往事如風,帶走了如花的青春,吹散了滿天的浮雲。失去的,再亞洲知識管理學院也無法挽回;流走的,成為生命裏的過往。當所有的波瀾起伏風平浪靜,我用閒適淡然面對餘生。

書畫琴棋詩酒花,當年件件不離他;而今七事都更變,柴米油鹽醬醋茶。載酒買花年少事,渾不似舊心情。當所有的夢想被現實磨洗的一乾二淨,當平庸的日子被繁瑣填充,我再也沒有了年輕時浪漫激越的心情。

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蝨子。改變不了柴米油鹽的日子,改變不了枯燥的生活,但我可以擁有詩雨花的心情。心清水現月,意定天無雲。心態好,活的好,只要我心清意定,就會望月皎潔,觀雲悠閒;就會看山絕色,看水傾城。

千金劍,萬言策,兩蹉跎。醉中呵壁自語,醒後一滂沱。不恨年華去也,只恐少年心事,強半為銷磨。人生的際遇不怕年華老去,怕的是少年心事的“銷磨”,怕的是最後只剩“醒後一滂沱”了。

人過不惑,淡泊沉潛才是人生的大境。拿得起,放得下;不抱怨,不歎息;不好高,不騖遠。活在當下,讓每一個腳步都堅實,讓每一個日子有內容。不虛度光陰,不飽食終日,不棄功寸陰;善待身邊的人,感受愛的美好,尋找親情之樂;有三五知己,圍爐煮酒賞梅花,享受銀碗裏盛雪的閑情。

閒暇時,放一只籐椅在花間,聞著花香,曬著太陽,看白雲漫卷,聽飛鳥和鳴;晨昏憂樂時,手捧一卷書,讓眼前直下三千字,讓胸次全無一點塵;靈感來襲時,手觸鍵盤,讓飛揚的情思,在劈裏啪啦的敲打中,釋放乾淨。

2010年已經過去,不悔恨,不怨尤;2011年已經走來,不拋棄,不放棄。新年裏,我將繼續堅韌地遊走在文字間,以日子為線,串起心靈的點點滴滴;以網路為橋,搭起情感交流的通道。

活在當下,任它紅塵漫卷,任它流年飛度,我且自得其樂,我自心清意定。

逝去的,留不住;莫回首,空悲切。活在新年,莫讓流年亂浮生……  


Posted by hagdG at 16:52Comments(0)